货拉拉跳窗女孩“永远搬不到的新家”:事发17天后涉事司机被刑拘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实习记者刘雨琪 “我们正在进行中,这个时候不方便说话。”车先生在电话那头说着,随后挂断了电话。 

  作为货拉拉跳窗致亡女孩车莎莎的弟弟,车先生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布消息称,第二次与货拉拉当面沟通在2月23日上午10点开始。 

  “司法所。”车先生只是将两方沟通的地点说了下,当经济观察网记者想就具体位置加以确认时,对方便不再回应。直到中午12时36分,车先生回复表示,“沟通仍在进行中”。 

  2月23日下午,经济观察网记者来到事发地周边寻找事件目击者,一位附近开汽修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当时正巧是他下班从店里离开,“经过时看到(那个女孩子)倒在血泊里,救护车已经过来了。” 

  据上述目击者回忆,当时“货拉拉的司机一直在旁边站着”,而那个摔下来的女孩子“已经不省人事了,(护士)抬她的时候都没半点反应,路边很暗,但还是能很明显地看到一大滩血。” 

  记者于白天时段在事发地逗留发现,车流量不小。事发地点的地面上已经被清洗过,地面上血迹虽然不在,但隐约留有被清理过的痕迹。

  上述目击人士就当时所见猜测到,“你说这个窗子这么小,她怎么可能跳得出去?并且也不会后脑着地。”当日,经济观察网记者获悉,长沙市警方已就女孩离奇跳窗事件成立了专案组,之后的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就在记者发稿前,23日晚一则消息显示,涉事司机周某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长沙市高新区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对案件进一步侦查中。 

  车先生等跳窗身亡女孩的家属们,迫切想知道在2月6日晚上9点24分至9点30分,这短短6分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天一美庭到梅溪湖步步高公寓不到10公里的车程”成了女孩“永远都搬不到的新家”。 

  离奇跳窗 

  2021年的春节,对于车先生一家人来说,苦不堪言。 

  本应是举家团圆,迎接牛年到来,可就在除夕前一天,车先生的姐姐,只有23岁的车莎莎不治离世。 

  在姐姐离开的第11天,2月21日下午2时后,车先生在其微博中讲述出了自2月6日晚8时起,作为家属所能知晓的事件发展脉络。 

  据车先生介绍,在得知姐姐出事的消息,他与父母赶到医院时,接连经历了姐姐自2月6日晚至2月7日早间进行的两次手术。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悉,在2月7日早上5时左右结束了第二次手术后,车莎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随后其父亲车强不堪打击,情绪激动下出现肢体发麻,也被送至急诊。 

  在此期间,车先生多次联系货拉拉,“对方都不予以回应”,直到2月8日晚,“货拉拉公关事务部的刘总”与之取得联系,对方称第二天会来医院探望,但车先生在2月9日并没有见到相关人士。 

  2月10日,女孩去世。车先生在微博中写到,“你终究没能挺过这一关,没能等到真相大白,也没能等到货拉拉的一句’对不起’。”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悉,在女孩离开的第二天,2月11日,包括车先生在内的家属早已忘却了这天是除夕。他们更加关注的是,在这天警方召开的民事协商会,肇事货拉拉司机的笔录显示,行程期间曾三次偏航。 

  也就是在这次协商会上,“第一次见到了货拉拉公司的工作人员”,但让车先生等家属不能接受的是,“他们(货拉拉)居然说你的离世,他们(货拉拉)没有责任!” 

  女孩搬家,2月6日晚9时17分上车,9时24分还在工作群与同事微信互动,但9时30分时,司机已经拨拉了120和110,跳窗后的女孩已经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究竟在搭乘上货拉拉面包车,到离奇跳窗的短暂6分钟内,女孩遭遇了什么?车先生等家属的心里有太多不解。 

  记者看到,车先生第一次尝试通过微博来公开姐姐在货拉拉面包车上跳窗致死一事,是在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2月17日晚7时许。“我们一直在试图寻找真相。” 

  就在车先生写下第一篇微博长文后,事件不但在网络中迅速发酵,相关问题也引发了媒体关注。外界也都纷纷探究起女孩在货拉拉面包车内跳窗前的真相,另外也将问题的矛头指向了提供货运搬家服务的货拉拉身上。 

  关键点 

  将目光再转向货拉拉。 

  在事件还未发酵时,车先生家人在2月11日第一次见到了货拉拉公司的工作人员,当时货拉拉方面的第一反应是“没有责任”;再延至春节7天假期结束之时,车先生微博发声,之后过了4天,货拉拉官方终于发出回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